如何看待阻碍高铁运行的合肥市小学教导主任?

谢谢您的邀请小学教导主任述职!您提出的问题是:

如何看待阻碍高铁运行的合肥市小学教导主任小学教导主任述职

回答如下:这件事情对社会的震动明显超过了之前的“袁立撕浙卫事件”和“李小璐事件”;眼下已是“风声雀起”,评价评论铺天盖地,且舆论千篇一致地朝向“此人太自私、不受生活规则”倾斜,无人认为其行为“在理”小学教导主任述职。原本鄙人已不太想继续去凑此热闹。

为什么鄙人以为这位“小学教导主任因私阻碍高铁运行”事件对社会的震动性质明显超过了之前的“袁立撕浙卫事件”和“李小璐事件”呢?因为小学教导主任述职,后两者本身,按照社会“规矩”所应施与的,仅仅只是一种“道德”方面的谴责;而前者按照社会“规矩”所应施与的,则是“法律惩处”与“道德谴责”的叠加了!

咱们不去看这位肇事者的身份——即不去在意其是不是个“老师”抑或“教导主任”小学教导主任述职,单就其为了“丈夫赶来上车”而执意“扒车厢门阻碍高铁发车”这个行为本身,鄙人就一直以为它并非“太自私”和“不讲规则”那么简单!

为什么说它并非“太自私”和“不讲规则”那么简单?因为它已经是一种表现十分清晰的明显“违法行为”:在《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第七十七条中的“禁止实施下列危害铁路安全的行为”相关规定里已经明确提出表现——“强行登乘或者以拒绝下车等方式强占列车”小学教导主任述职

何谓“危害铁路安全”?即明显对铁路运输的正常顺利营运形成了阻碍(障碍),甚至明显对铁路旅客运输的安全性形成了阻碍(障碍)的小学教导主任述职

相对“汽车交通运输安全”而言小学教导主任述职,毫无疑问,“铁路安全”更加影响巨大、非同小可!

因此法律规定小学教导主任述职,但凡是存在“强行登乘或者以拒绝下车等方式强占列车”的行为,均属“危害铁路安全的行为”,均需要依法“禁止(其)实施”!

与此同时小学教导主任述职,《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的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2)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3)扰乱公共汽车、电车、火车、船舶、航空器或者其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秩序的;(4)非法拦截或者强登、扒乘机动车、船舶、航空器以及其他交通工具,影响交通工具正常行驶的……”

很显然小学教导主任述职,这位阻碍高铁运行的合肥女子的行为,不仅已被《铁路安全管理条例》明确列为“犯法”,而且也已被《治安管理处罚法》明确列为“犯法”……

如何看待阻碍高铁运行的合肥市小学教导主任?

她因此理应受到的法律惩罚,除了“罚款”还有“拘留”小学教导主任述职

毋庸置疑小学教导主任述职,此合肥女子因“动辄耍泼”的生活习惯和性格习惯所酿成的这次事件非同小可,绝非一般生活中的“太自私”或“不讲规则”那么简单或轻飘!

如何看待阻碍高铁运行的合肥市小学教导主任?

对它“执拗影响高铁列车正常运行”、严重“威胁铁路安全”的“祸事儿”可能会给社会给高铁运行秩序给数百名乘车旅客的生命财产安全等造成的巨大危害小学教导主任述职,不容小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