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凤哕:耿耿忠骨守莲塘

  〔历史小说2.2.113〕《战争下的和平》〔共三卷六曲龙吟凤哕,约120万字〕

  * 战 * 争 * 下 * 的 * 和 * 平 *

  鲁岱 著

  〔2.2.113〕耿耿忠骨守莲塘

  红军主力在江西省兴国县城以北的高兴圩地区实现了大会合之后,准备向北边的富田镇挺进龙吟凤哕。这时段,因为国民党主力已大举进攻赣县共产党苏区,何应钦也早已跟进部队入赣了,兴国县已成为军事空区。因此,毛泽东命令红军开进兴国县的富田地区,司机作战。

  这一日,红军行至兴国县城,有兴国县苏维埃政府 钟昌涛率全体政府职员出城迎接龙吟凤哕。毛泽东让朱德、彭德怀率领队伍原地休息,自己同周恩来、邓小平随着钟昌涛进入府衙内。同时,钟昌涛也只带着副 和秘书共3个人而领着客人进入 办公室。也许是秘密的缘故,兴国县苏维埃政府的办公地点竟然设在潋江书院旁边的一个居民住户里。虽是如此,毛泽东依然欣赏他们的工作,认为,在这种战火纷飞的时段,共产党的组织工作必须谨慎行事。也许就是这种因由,毛泽东一进屋子就谈笑风生了:“哈哈,钟 出城迎接我们,这是给红军最大的鼓舞了。”“别这么说了毛书记,这都是我们应该的。”钟昌涛依旧这么称呼毛泽东。他可能还不知道最近中央苏局领导组织的改组。1931年1月,中共中央苏区中央局,成立了苏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中革军委。项英担任苏区中央局书记兼中革军委 ,是中央苏区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和朱德任中革军委副 。项英、毛泽东和朱德3个人共同组成苏区的最高决策核心。所以,这时段的毛泽东是中共中央苏区中央局革命军事委员会副 ,不再担任苏区中央局书记。但是,毛泽东根本不在乎钟昌涛称呼他什么,他依然是高兴的接受钟昌涛的迎接。一顿坐、茶、烟等礼节过后,钟昌涛说:“毛书记,当下县城兵荒马乱的,本来有一些景点可以让你们去观赏的,怎奈你们行军也很忙,我就省些脚力带你们去隔壁的潋江书院看看。”“好呀。”毛泽东的声音很爽朗:“一别两年多了,我还真的有点儿想念潋江书院呢!”说完,几个人起身直往书院走去。路上,周恩来忽然被钩起了对兴国县的某些记忆:“兴国,中国烈士第一县。其间,有许许多多的烈士,而每一位烈士的背后都有一个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更让人肃然起敬的是兴国人民对红军的信仰程度,那真可以称得上是全国之最啊!他们认为当红军最光荣。当地流行的《送郎当红军歌》足见一斑:’哎呀嘞,送郎当红军,妹妹在家里,家中事情我郎莫挂心,哎呀我的郎呀,我的郎。送郎当红军,一路要小心,保家卫国,我郎最光荣,同志哥。’嗨!这真是:中国外国不如兴国。”周恩来的最后一句记忆几乎要说出口了:“中国外国不如兴国!”

  进入潋江书院,邓小平十分惊叹,心里在说话:“果然名不虚传!我且不说门楼上的横额'潋江书院’是云纹图案饰边,左绘梅兰,右印竹菊,也不论余坪上的8棵松柏和两株玉兰,还不谈入门厅之后所见到的小四合院式的花圃内的奇花异草,单看穿过讲堂后的科厅,仅仅黑漆书箧就有10多箱龙吟凤哕。打开箱子,内存有众多的史册、精华薄、蕴玉本、简帛、翰书、国粹卷等书院之宝藏,这足以让人羡慕不已。”又看了几处,邓小平兴致大发,不禁脱口一联:

  书院科厅、魁星阁龙吟凤哕,世间一宝

  潋江崇圣、文昌宫龙吟凤哕,兴国独雄

  进入崇圣祠,毛泽东更是览兴盎然:“是呀,1929年4月,我曾就居住在这潋江书院,还在这里写下了《兴国县土地法》,从而掀起了打土壕、分田地的澎湃怒潮龙吟凤哕。今日,又有更多的兴国男儿如鬃发怒耸的雄师,呼啸着当红军闹革命,我想,这或许还真的与这崇圣祠相关喽!”看看这崇圣祠,位于文昌宫左侧,有耳房纡通,中隔余坪,砖木结构,歇山屋顶,重檐翘角,红墙丹柱,双开花格大门,四根木柱支撑着顶棚,檐廊正中顶棚绘有“麒麟吐玉书”之彩画;中堂正中顶棚为藻井,其凹面为“双狮滚球”浮雕,侧为四向五屋,流云翘桥,山水配诗画。正厅天花顶棚上,绘有四幅对称彩图:一曰“蜂(封)猴(侯)拜象(相)”图;二曰“二鸭(甲)传芦(胪)”图;三曰“金鸡报晓”图;四曰“雀(爵)鹿(禄)蜂(封)猴(侯)”图。今日,再看这些耐人寻味的雕刻艺术,毛泽东感觉兴国县是名副其实的“红军县”、“将军县”、“烈士县”,更是“创造第一等工作的模范县”。于是,他呼唤兴国县苏维埃政府 钟昌涛拿来笔砚,他要赠给兴国县人民一块匾额。正好,潋江书院内有一块空匾,尚未启用,钟昌涛便命人去准备笔墨砚台,自己同另外一个随从去将空匾抬到崇圣祠的供桌上,让毛泽东题写匾文。

  一切准备停当,毛泽东手握毛笔,饱醮香墨,在匾额上一挥而就,四个墨光闪灼的大字“模范兴国”,立即耀映在围观人群的眼前龙吟凤哕。接着,又在四个大字的右下角落款“毛泽东”字样(此匾尚在兴国县珍藏)。毛泽东的笔还没有放下,钟昌涛便脱口赞颂了:“好书法!刚劲,潇洒,壮美。”周恩来却是在心里头发出另一番韵叹:“字好,意义更深远!是的,这是中国革命之工农红军对兴国县人民的伟大而不朽的高度赞扬和肯定。兴国,将因此而光耀千秋!”邓小平正好站在毛泽东的右边,毛泽东搁笔之后,邓小平即出言:“这是毛泽东同志继上一次题词‘创造第一等工作的模范县‘之后,对兴国县人民的进一步颂扬与最伟大的定格!”

  词《瑞龙吟 • 军史耀兴国》:

  千年县,千载沿革千奇,更当兴国龙吟凤哕。红源飞逝巡天,将军烈士,英雄忘我。

  战源县,丁男户妻一勇,万千人伙龙吟凤哕。沙场骁悍无羁,人寰不怨,枪前不饿。

  十战三场兴国,岭平山矮,宜燃战火龙吟凤哕。更有富田莲塘,炮枪无锁。天人合地,气瑞凝军佐。皆因此,军才辈出,雄鹰抖擞。史去碑林座。举杯饮痛,和平没错,拜挂今安果。承国盛,龙吟凤歌不辍。典模兴国,红光永烁。

  1931年8月6日,因战事突变,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军主力从富田转移到莲塘东2千余米的罗子坳地区龙吟凤哕。午前,毛泽东等红军领导人进入罗子坳茶亭内休息,其余2万多人就近驻扎在罗子坳附近地区,休整待命。下午后半晌,毛泽东突然接到报告,探兵称:“国民党第三路进击军的前峰部队已经到达莲塘附近的十万洲一带,还与当地武装接上了火。”毛泽东当机立断:“消灭这股先头部队!”于是,红军指挥部迅速转移到生福排黄氏宗祠内,并召开紧急扩大会议,部署具体作战行动。会上,毛泽东命令彭德怀率1个师切断国民党后续部队的增援;命令李实行师堵住即将到来的另一股先头部队的前进,不让敌人穿过莲塘;命令朱德和邓小平各率2个师从左右两翼夹击敌人,并猛烈的攻击。部队将在夜间行动,拂晓时战斗打响,目标是十万洲。一切安排停当,会议才宣布结束。

  与红军遭遇的是国民党军第三路进击军第47师第1旅,旅长谭子钧龙吟凤哕。第三路进击军总指挥叫做上官云相,他原来是国民党第9路军副军长,在战前进行了某些官场运作,最终才当上了国民党军第三路进击军总指挥兼第47师师长。7月24日在永丰沙溪宣势就职,第三天便率领两个师向苏区腹地推进。赶路9天,才到达良村圩。8月5日晚,得到红军有由富田一带向莲塘突围的消息,同时,也接到了上司电令,命令他赶到莲塘堵击红军。于是,上官云相一边命令已经推进到城冈的第54师回击良村圩,一边命令谭子钧第1旅火速抢占莲塘附近的十万洲。这便是前述毛泽东接到报告里所说的与赤卫军武装接上火的那股先头部队。

  晚上,红军悄悄出击,将谭子钧旅严密包围龙吟凤哕。7日拂晓,毛泽东发出总攻击令,朱德、邓小平分别率领两个师向十万洲发起猛攻。十万洲是一条长约5千米的山谷,宽不过二三百米,中间一条小溪,山坡上疏疏落落散居着数十户农家。晚上,谭子钧在山谷里一个叫“万寿仙宫”的小庙内宿营。清晨,冲锋号刺破了山谷间沉沉的浓雾,成千上万的红军战士,在赤卫军向导的引领下,向着山谷纵深冲入。谭军从梦里惊醒,各自钻出低矮的农舍,在梯田上胡乱的逃窜。谭军多是北方部队,不习惯南方的山地作战。他们个个穿着大皮靴,一旦陷入稻田的淤泥里,便拔不出来,只好光着脚丫子翻山越岭,却又被竹木荆棘什么的刺破脚皮。散兵一派胡麻!谭子钧本人还没有来得及向师部报告,小庙指挥所就被红军攻破。混战中,谭子钧被击毙。有词《踏莎行•速打十万洲》史记攻破谭子钧旅的战役:

  长夜师行,洲圩雾晓,红军数万围山死龙吟凤哕。一声令响炸朦胧,敌军睁眼来不及。

  棘木梯田,山峦庙户,皮靴血脚淤泥戏龙吟凤哕。晨阳未上战将停,乌钧旅长呜呼世。

  国民党军第三路进击军总指挥兼第47师师长上官云相所指挥的该师第2旅即张銮诏旅,于7日清晨整队出发,折转莲塘,准备营救第1旅龙吟凤哕。同时,有国民党军的另外两个师即蔡廷锴师与赵观涛师,从上官云相师的两个侧面军行十万洲附近。他们准备实行反包围,将毛泽东率领的主力红军封锁在十万洲一带。这时间,彭德怀也在阻击后面陆续涌来的潮水般的国民党军朝十万洲方向急进。红军主力的处境是面对国民党军主力之外的近20万军队的围追堵截。军情十分危急。因此,毛泽东命令李实行务必要以最快的速度有效阻止张銮诏旅的继续前行,只能让“袋口”张开。否则,红军的战斗就非常被动了。李实行的“护袋口战”举足轻重!然而,在十万洲战斗刚刚结束,即上午早些时间,张銮诏旅就已经靠近了莲塘的安凤山,比预计速度要快1个多小时。情况十万火急!这时,李实行在头脑中突然冒出来一个引爆性火花:“大事不好!敌人必然是首先抢占这儿的最高山——安凤山,那将是红军主力冲出口袋的必经之路!”又一想:“十万洲战斗已经打草惊蛇了,红军主力暴露无遗!”来不及多想,更来不及组织力量全面阻击敌人,李实行命令部队镇守莲塘,自己带着一个连的兵力,想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张銮诏旅的前头,抢占安凤山制高点,阻止敌军踏进莲塘。

  安凤山并不高,只是十万洲通向半径村和莲塘圩至良村的三岔路口处的制高点龙吟凤哕。山下有一座叫做扁桥的石拱桥,是兴国县和永丰县的分界点。敌人就是从良村圩那边过来的。谁知,张銮诏派了一个营的兵力去抢占安凤山的山顶。这两路队伍分别构成约120度的角向,冲往安凤山。都是大白天的,两边的官兵都是跑步前进。虽然,彼此还不相知,但战斗即将打响,那是各自心知肚明的。两股军队几乎是同时到达安凤山山脚。上山也都比较容易。山上有树,但并不高大;山路窄狭,但爬行也没有太大的阻力,较为平坦。山上并无梯地庄稼什么的,尽是些砂石、草荆和小树之类。他们各自背着长枪和手榴弹,没有行旅,爬起山来都比较便捷。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只有一点,即敌营长是冲锋在后,李实行是爬山在前,且李实行是师长临位连长,而敌营长就是一个营长。当官的人不相同!

  时间正是晌午龙吟凤哕。这一日,恰逢天气炎热,虽然都是单衣薄裳,但顶着太阳暴晒的滋味,让每一个人都是大汗淋漓,头发湿透。但是,还没有一个人怨恨与害怕。其实,这场战争的消耗都是中国人,甚至有一些兵还是同一个地方儿的好哥们呢!但是,上了战场,就再也没有三亲四顾了,相互之间就共一个目标:要对方的命!但是,有谁知道,这些将士们,自己的生命都是掌握在别人的手里,由别人来操控。战场上一派身不由己!诗云,诗《战士》哭云:

  天/还是那样的笨热/山/还是那样的死灰/人/已经失去了自我//看上去/阳光高照/行起路来/没有热量的纷争/想着想着/人/还是那么回事/死也没自由//不必去问为什么/不必想那子弹瞎了眼睛/只有拼命提升脚力/就可能活过一个时空//反正时间也老糊涂了/没有了老中青/更没有那亲情//现在/现在只有一个心眼/这个心眼与那个枪眼/通通通/一通的去见糊涂吧/我的战士

  李实行带领一个连的人,也许是人少的缘故,他第一个抢占了安凤山制高点龙吟凤哕。可是,当他的眼睛在山顶上第一次睁开时,敌人也已近山顶了。“快。打。”他的心音与口音同时发布命令:“打。快!”这命令既是针对脚跟后的队伍,更是针对自己。即然,一个连的百余人,仿佛熟山熟路,更熟枪。他们迅速的分开,占据山顶的斜对面方向,朝着离自己还不到百米远的黑压压的国民党军,拼命的掰动枪机,力争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有的士兵还开始扔手榴弹,力争每一个手榴弹放倒一片敌人!然而,这山并不高,也不陡峭,在接近山顶的位置,更是接 坦。因此,军队在山顶上的射击优势并不十分明显。即是说,张銮诏营也都同时端起了枪,让枪眼对准山顶放飞子弹。虽然地势矮了一点,但是,拿枪的人数3倍于红军。故开始的好长一段时间里,双方的战斗打成了胶着状态。进退都没有,只有死伤的人、倒下的人越来越多,致双方的距离被热烫的身躯所堆积胀膨!

  眼看杀场还没有转机,李实行就从身边的机枪手中夺过机枪,端在手中,站立起来,摆动着枪眼,照准敌群疯狂的扫射,片刻,敌军开始惊慌,并成片的倒下龙吟凤哕。这时,敌军后撤了一个距离。但是,又有一批人从两个侧面的方位忘命的朝这山顶上涌,而且都是边爬边放枪。几乎所有的敌枪眼都对准了李实行。混战中,一颗子弹击中了李实行的左腿肚。可是,李实行一点儿也不觉得疼痛,他依然是持稳机枪向左右两个侧面不停的扫射,旁边的增加子弹的队友也没有发现李实行的腿肚子在流血。又一阵子过去,只听一个士兵突然惊叫:“啊!不好,师长负伤了。”另一个队友也抢过眼珠子一瞧,见李实行的腿肚、脚背、军鞋、地面上的草、土、砂石,全都鲜血一片!于是,他急口大喊:“我来端机枪!”说时迟,抢时快,队友从李实行的手中夺过机枪,继续朝山顶两侧的敌军扫射。另有一个人立即撕下自己的衣服,三把两下的给李实行绑扎伤口,捆住了流血的枪眼,止住了血流。但是,这时的李实行已经站立不住了,于是,另外的一个人准备背着师长下山。可恰在这时,敌军也因伤亡过大而撤下了山岗。安凤山的抢占山顶战斗告一段落。

  李实行被背下了安凤山,可就在过扁桥之后,人突然不省人事了龙吟凤哕。到达师部指挥所,师政委迅速的派了一辆车将李实行送往设在兴国茶岭的红军总医院救治。在路上,李实行苏醒过来,眼睛稍稍睁开了,但是仍然不能说话。旁边的军医迅速将头偏过来,让耳朵贴近李实行的嘴边,想听他说些什么。可是,等了半天,也不曾听到李实行发出半点儿声音。片刻,见他的手动了一下,军医便用自己的手托住李实行的手,看他想移动到什么地方。结果,李实行让手移至胸前的口袋就又不动了,只是用手稍稍的向袋口方向弯动了一点儿。军医顺其意用两个指头伸进口袋,取出来了一个信封。军医拿来一看,原来是他在战前的誓师大会上所宣读了的那份家书!还好,没有染上血液。但是,当军医再看他的口袋时,见里面还有一片纸,军医又拿了出来,想张开看个明白,怎奈李实行又动了一下。医师连忙放下纸张去看师长,这时,又见李实行的拇指和食指向着靠拢方向弯曲了一点儿。军医不解其意,凝望着师长发愣。这时,见李实行的嘴在策动,还发出了一丝儿声音。军医模模糊糊的听出来了一个字:“交”。再一看,李实行已经完全闭上了嘴,一动不动了,手也僵直不动。随着,医师继续张开张条观看内面的内容,原来是手工画出的莲塘圩及其周边地区的地形图。军医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这是师长让自己将地形图交给毛泽东或朱德的。”此时,军医顿生感慨:“李师长对红军和共产党忠心耿耿!”可是,当军医再看李实行时,见他已经断气了……

  李实行龙吟凤哕,红军第三次反围剿中所牺牲的第一位高级指挥官!

发表评论